中国空降空投
中国空降空投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勇敢的战士,万岁(一)

中国空降空投2020-10-26空降空投 57 0A+A-

在抗美援朝的日子里,1951年盛春德一个拂晓,排长崔建国率领战士,一路小跑抢占了852高地山陡林密,由于早晨刚刚下了一场小雨,团团的水雾从山脊上浮起.真是上天赐予的绝好伪装.担任警戒的排长崔建国和5班副班长李来顺趴在一处土包后面,眼睛紧紧盯着对面敌军驻守的另一个无名高地.远处,有几个美军的游动哨在雾霭中走动着.李来顺低声问崔建国:"今晚就出发吗?"崔建国朝身后不远的草丛深处望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突然,一个人从草丛深处站了起来.崔建国定睛一看,是一营长李长松.我们一营应该担任突击任务!崔建国听到这儿,眼睛一亮,知道担任突击任务一定是落在别的营,1营担任穿插了。崔建国对李来顺呶了下嘴,继尔又吹了口气。李来顺明白那是有重要任务的表情,两缕笑容立时挂在黑腹的脸上。

从天而降@勇敢的战士,万岁(一)  第1张

(崔建国 图片来源:网络)

崔建国想起团长东传钧交代任务时说的话:一营虽然是二梯队,但是插进去后,要靠你们解决战斗!二营虽然是佯攻,但是,他们在山梁上勇猛冲杀,就会吸引敌人,给穿插 部队一些安全。团长东传钧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1营的任务并不轻,你们穿插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我们全歼美军38团的关键!美2师38团,在二次大战中是美军的王牌部队,打败他们,我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催建国忍不住又朝草丛那儿望了望,真想现在就结束潜伏,向美军38团驻守的心脏大水洞穿插。战斗中每一次成功的敌后破袭,都会对敌人重心以沉重的打击,有时,甚至会牵扯到敌人的一线力量的分配。这是崔建国深深体会到的。要想在大水洞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硬突肯定不行。美38团有一个营的兵力布守在通往大水洞高山的一溜斜波上。团长指着草地上的图纸,继续向各个营布置任务,我们要出其不意地从这条敌人估计不到的山涧峡谷的小道上插进去。穿过古约洞,夜田里,无直顶,直插大水洞。途中可能会遇到一些小的麻烦,但不要为其所阻。能就地解决的,要快速,不留痕迹地解决。不能解决的就绕过去。二营首先向916高地发起佯攻。三营同时从古约洞处突破,若二营佯攻得手,可顺着山梁直插大水洞。出发提前了。崔建国带着一排人马赶到大水洞时,天已近黄昏。
这是一个滴血的黄昏。古约洞东侧的916高地上,二营的佯攻引来敌人无数的炮火和枪声。远远的,就能看到那方天空弥漫的硝烟和粉尘。显然,敌人没有发觉二营的进攻有诈。古约洞是通往大水洞的必经之路。有一个不大的山包,伫立在沟口的中间,像古约洞的一只看门狗。山包的左侧有一条杂草丛生的小河沟,弯弯曲曲依山势流向山后。崔建国准备从这里穿插。916高地的硝烟和尘埃加速了暮色的降临。看着从天边渐渐包裹而来的夜幕,猫在草丛中的崔建国朝身后做了手势,准备朝前行进。李来顺从后面爬过来,悄悄对崔建国说,你看,他又上来了!崔建国拨开草丛,看到连长陶金山正朝他奔过来。由于急着赶路,这位25岁的山东小伙子上半身基本是暴露状态。看着因病折磨,累得呼呼直喘粗气的连长,崔建国鼻子一酸,落下泪来。前些天陶金山拉痢疾,十多天了也不见好。送到卫生队休息治疗没两天,就跑回来。昨天被团长狠狠批了一顿,派人强行将他送回卫生队,他后脚又跑回来。陶金山是连长兼党支部书记,打起仗来很有一套,怪点子特多。再恶再难的仗交给他,没有完不成任务的,可是,他就是不愿意闲着,更不愿意回国学习。
出国前,组织上准备培养使用他,送他去步校学习,刚集合到师里,他就偷偷跑回来。他对领导说:你们去 朝鲜打鬼子,叫我天天坐板凳,像坐班房似的,我哪有心思学习嘛!就是受处分,我也不去学习!就这样,淘金山如愿以偿,来到朝鲜战场。嘘!陶金山做了个让崔建国别吭声,给他保密的手势。崔建国才想说话,被他止住。从他的眼神里,崔建国知道他发现了情况。陶金山朝前面的一溜斜波指了指,伸出4个手指。崔建国立时明白,那儿有敌人的4个城堡。如果不是等连长,直接穿插,很有可能暴露目标。尽管如此,崔建国还是想劝连长,谁想,连长已经趴下身体,准备打伏击了。崔建国知道连长的倔脾气上来,谁也说服不了的。就想了另一个保全连长的办法。崔建国说;我带6班挑出8个人,交待爆破任务,进行伪装后,向山上爬去。一切都在静谧中向前推进。

从天而降@勇敢的战士,万岁(一)  第2张

(解放军战士 图片来源:网络)

李来顺冲在最前面,五尺高的李来顺匍匐起来,就像一只山猫那样轻巧狡黠。快爬到第一个地堡前的一颗板栗树旁边时,有位战士踏响了一颗地雷,随着那声轰响,三名战士二伤一亡。这时,敌人四个地堡里的机枪也开始疯狂的扫射,压得另外5名战士抬不起头来。若是全连强攻,这四个地堡根本不算什么。可是,穿插的秘密就暴露了。不能因小失大。连长陶金山一声令,机枪班率先朝敌人开火,封锁了敌人的机枪眼。同时,连长带头大喊,冲啊敌人一时不知该朝哪里打枪。就在敌人短暂犹豫的瞬间里,崔建国明白了连长的意图。抓住时机,把手一摆,率战士迅速跃起,朝敌堡猛跑几步,甩出4枚手雷。随着一阵冲天的火焰,四个地堡飞上了天。崔建国摇了摇头上的沙土,耳边还有激烈的机枪声。他朝古约洞的山包望去,原来,是沟中间山包一侧的山坡上,还有几处地堡,正朝1排和3排扫射。崔建国立即命令4班和5班由机枪掩护,从敌人后面杀出,以短促的火力,勇猛压下。1排和3排的官兵听到后山有了枪声,知道是一排在接应,立即从后面夹击,消灭了古约洞这只拦路狗。古约洞又恢复了她的平静。
月亮从云层后露出来。小河流水的哗哗声,像是月光泻下的梦境。连河堤旁残留的青蛙,也忘记了方才的血腥,扯开沙哑的嗓子,为这美妙的月色鸣唱起来。团长东传均接到突破古约洞的报告,向师长向守志做了汇报。崔建国他们做了短暂的调整后,像一把尖刀,继续向大水洞方向穿插在崔建国他们身后,2营,3营和团直的兄弟们,也如蛟龙一般,紧紧尾随其后。而此时,担任尖刀排的崔建国已经距古约洞10公里了。一股浓浓的苹果香味迎面扑过来。盛春里,刚刚饱满的青苹果,在寂静的月夜里散着芳香。刚刚走进苹果林,崔建国突然停下来。而前面的6班长仍在悄悄朝前摸进。崔建国怕有埋伏,紧着几步追上6班长王来成。谁想,就在这时,崔建国感觉到脚下不对。解放鞋下面发出嗡的一声,好像有东西弹动。他知道他踩到了什么。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 从天而降》书籍。

文章关键词
从天而降-周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