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降空投
中国空降空投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新中国空降兵的诞生(上)

中国空降空投2020-11-14空降空投 37 0A+A-
公元1950年深秋的一天,风和日丽。中原某市市郊的一片空阔地带,四周秋意正浓,远处果园飘来的淡然果香,路边青草野花上的朝露,被初升的朝阳映照得晶莹剔透。
营长崔汉卿背好伞包坐进伊尔-12的后舱,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位胡子还没长出来的战士。此刻,那个年轻的战士脸上正荡漾着激动的奕奕神采,朝机下送行的领导和战友灿烂地笑着。崔汉卿深深被他的笑容所感染,忍不住也朝舱外望去。只是,崔汉卿不知道,他的这一回眸,成了历史的定格。
呼啸从湛蓝的天空划过,飞机像利箭一样朝着它的目标飞去。
崔汉卿将视线朝舷窗外望去。窗外是蓝天,只是,置身于蓝天,却是无色的。是什么东西让天这么蓝呢?是深度嘛?就像深水碧潭一个道理?从这个角度看世界,对崔汉卿来说,还是陌生的。毕竟只突击了十一天的训练,十一天后,他要带着他的53名干部和8名战士从这里跳下去。
人要是能从天而降?那岂不等于给老虎插上了翅膀?
对于死,崔汉卿是不怕的。他身上有9处战争留给他的印记。8发子弹的枪伤和一把匕首“馈赠”的刀眼。他的身上已经感受过太多火器对他的撞击。对此行登机的另外61名干部战士来说,他们和崔汉卿一样,也都经过视死如归的考验。他们也是从鬼门关上打过几个滚后,又从阎王爷门前跑了回来的战斗英雄。
从天而降的目的不是为了牺牲,而是为了战斗。他虽然文化不高,但能深知此次任务的重大含义。从这一跳,崔汉卿将结束他陆军的履历,开始他新中国空降兵,这一新兵种的生涯。他知道这一新兵种产生的目的和意义。用他的语言来说,就是一个字——”打”。崔汉卿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肩上的伞包,收回视线。机上的警示灯开始亮了,紧接着“嘀、嘀”两声后,一声最长的“嘀”声响了,这一声将一直响到机上的人全部跳离飞机。
时隔崔汉卿他们首次跳伞54年后的一天,当我采访二十一世纪的一位伞兵二级士官时,他对我说,离机时,最让人觉得刺耳的就是这最后的一声“嘀”,像催命鬼叫似的。
然而,1950年深秋的这一次跳伞,是新中国空降兵的首次跳伞。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他们都将从800米的高空中跳下去。这是一次试验性的跳伞。舱门打开了,崔汉卿非常镇定地走到舱前,窗外,是一个如此接近的天,马上,自己就要与这天做最近距离的接触。确切地说,是从蓝天穿越而下。崔汉卿跳出舱门。巨大的风声、飞机发动机的声响,让他一时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但是,他却如此清醒地看到了大地。对一个智者来说,他非常清醒自己每一行为的终极目的。而且,在整个过程中,他都会围绕着这个终极目的去努力和奋斗。现在,大地就是他的目标,他的归宿。

从天而降@新中国空降兵的诞生(上)  第1张

(早年中国空降兵 图片来源:网络
一股巨大的上升力,将他往上一提后,继尔朝下均匀地垂落。崔汉卿操纵着伞绳,向着那片空阔的地飘去······
一朵朵的白莲花,盛开在新中国即将周年的中原。
等待在着陆场的人们沸腾了。原先坐得整整齐齐的队伍一下子乱了起来,大家的赞叹声、感慨声、欢呼声不绝于耳。就连周围十里八村的老百姓也闻讯赶来。中原轰动了,中国轰动了,世界轰动了。当62名跳伞示范的骨干全部安全着陆后,着陆场举行了隆重的欢庆仪式,伞兵旅的首长亲自为跳伞的英雄们披红戴花。大家像对待功臣一样簇拥着他们。
距离首次跳伞一个月后,伞兵旅完成了2000多人次的伞训任务,各地狙击营还都完成了以连为单位的成建制跳伞任务。个人和成建制跳伞的完成,标志着在世界的东方,才有一周岁年龄的新中国,从此也拥有了新的兵种——空降兵。
一个新兵种的产生,往往有它必然的历史原因和环境因素。
1949年4月15日,国民党伞兵第三团的1200多人在中共地下党员、团长刘农峻的带领下,弃暗投明,投奔了解放军。毛泽东主席在去电祝贺的同时,就电示粟裕;(一)前起义过来的伞兵第三团,现在有多少人,跳伞技术如何,望电告。(二)这批伞兵盼望加强对他们的政治训练,我们需要以这批伞兵作基础训练一个伞兵部队,作为台湾登陆作战之用。可见,在当时,中共中央的最高领导层,对伞兵的情况就不陌生。这些胸怀大略、满腹经纶且多数留过学的高级领导人,对军事历史知识的了解同样异乎寻常。远的从一次世界大战说起,世界上第一个拥有伞兵部队的苏联,在1927年为歼灭威胁加尔姆市的巴赤匪帮,使用两架运输机在该市附近秘密机降45人,从敌人意想不到的背后突然发动袭击,拔出了危害红色政权多年的钉子.在与日本侵略者的较量中,也多次接触到伞兵的问题。而且,从国民党组建伞兵部队,所参加的几次空降任务看,尽管是小规模的但是,从这部分力量上看,对破坏日军撤退,配合局部反攻,也发挥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从天而降@新中国空降兵的诞生(上)  第2张

(中国空降兵 图片来源:网络)
1945年春天,德国面临崩溃。美国已占领菲律宾大部,并登陆冲绳岛,矛头直指日本。日军为了准备对美苏的作战,缩短了在华战线。华南、华中部队开始北调,在广西等地的4个师团从4月开始撤退。预计到8月份全部撤完。在此期间,国民党军队在桂北、湘南、黔东一线发动了局部反攻。在7月里,国民党军队三次使用伞兵进行敌后空投,取得成功。
7月12日,国民党陆军突击总队第1伞兵队196人,使用美军第14航空队的C-47型运输机10架。在6架战斗机的护航下,凌晨2时从昆明机场起飞,经过6个多小时的航行,于上午8时在广东开平苍城地区伞降。跳伞高度为100米。空降场内没有日军,除一人落水淹亡外,其余迅速集结,在苍城进行隐蔽。27日,伞兵进入罗定。经侦察,决定对南江口进行偷袭,以破坏日军水上运输,制造敌人混乱,罗定县城以北的南江口,是西江日军的一个重要据点。它与德庆隔江相望,控制着西江水上交通。8月3日,伞兵从罗定出发,拂晓占领了南江口的几个高地。战斗到12时,北岸的日军过江增援,伞兵撤出战斗。
7月17日,国民党伞兵突击总队第8、9、10队的各一部,共200人,使用美军14航空队C-47运输机,在广西丹竹机场降落。竹位于西江岸边,是日军的 一个补给基地。附近有一个简易机场。兵队由昆明到柳州,然后再飞抵丹竹机场。机降时,日军只做了微弱的抵抗,着陆后,伞兵便控制了机场。到8月4日,地面部队攻占丹竹。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 从天而降》书籍。


文章关键词
从天而降-周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