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天降尖兵(二)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2021-03-05空降空投 370 0A+A-

20世纪90年代,空降兵武器装备开始向数字化、信息化发展。目前,美军空降兵装备了大量数字化武器装备。他的战术指挥系统装备,可使情报侦察、作战指挥、后续保障等环节实现数据共享、寻求作战支援;他的信息化作战平台的完善,使得美空降兵编成内的直升机、坦克等作战单元可以识别敌我;他的信息化单兵装备,使得伞兵在执行任务中的安全系数和准确程度得到了保证。伞兵头盔中安装了对讲设备、配备了战术无线电台以及GPS定仪等。由此可见,现在的空隆兵已经具备了多维作战能力,力量规模也在不断扩展。许多发达的国家,还把应急作战作为空降作战的主要任务。当某些地区发生危机时,通过空中运输及其他辅助运输,把空降部队迅速投送机地区,实施强行进占的作战,夺取机场,建立空降场,直接配合重型部队作战或独立完成作战任务。

中国要在强手如林的世界空降兵队伍中,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实用有效的、能打胜仗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空降兵建设之路,道路无疑是艰难和曲折的。

20世纪90年代初,我国自行研制生产的模拟训练机、武装直升机、大型运输机等相继投入部队使用,使得空降部队初步形成了全方位、全天候跳伞作战能力。中央军委也把空降兵列为重点建设。江泽民同志强调:“要把空降兵建设成为一支精干、顶用、过硬的快速机动部队。”

(中国武装直升机 图片来源:网络)

目前,中国空降兵已经发展为由引导兵、侦察兵、炮兵、通信兵、工兵、防化兵、汽车兵等十几种兵种合成的现代化特殊兵种部队。空降兵部队的装备和训练器材也在陆续更新换代。伞兵的头盔、伞刀、伞鞋、充气护踝和较先进的新型主伞、备份伞已经问世,能滑翔的伞兵专用翼形伞和空降兵自行研制生产的我国第二代伞兵伞已经配备部队。新装备使每个单兵负荷平均减轻了7公斤。空中投放已经能够完成小件连投,重要项目空投也有重大突破。除此之外,更让人充满信心的是每一位空降兵官兵的准备。部队官兵从最高领导到士兵,都掌握了5种机型、9种地形、开双伞等8个课目的跳伞技能。在上世纪90年代初总部的一次考核检查中,空降兵部队的每位士兵除了掌握和精通5种火器的使用外,还学会使用连属火器,营属炮兵火器;掌握了工兵、防化兵、通信兵、侦察兵、导弹兵的一般技能。部队所属分队的72项多能技术考核,有82%的项目取得了优良成绩。

“精干、顶用、过硬'!让空降兵部队喊出了自己的口号,那就是“首战用我,用我必胜。”这是中国空降兵全体官兵的决心,也是督导全体官兵训练的终极目的。

走进空降兵部队大院,最初看到办公楼一侧的巨大的标语警示牌上的口号时,心里确实一震。虽然,这些口号在其他部队也能看到,但是,就这句“首战用我,用我必胜”和警示牌背面墙上绘画的这个部队各时期的英雄们,还是让我受到很大震撼。我再次告诫自己,这是一支英雄的部队。英雄不打妄语就像佛教里释迦牟尼佛不说妄语一样。上世纪中叶那场浮夸风中的虚假的所为,已经让中华民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用我必胜”只能在实践中检验。并且,这种检验必须要以“胜利”的结果来做了断。

走进空降兵,我才知道这句口号,并不是哪一位、哪一届领导一时头脑发热喊出的。而是几代空降兵人一直为之努力和奋斗的目标。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在全国的广泛深入和发展,对空降兵部队的建设也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而且,这支部队带兵人的观念也在发生着本质的改变。

1983年春天,一批中青年干部走上空降兵部队领导岗位。他们在工作中敢于创新,在实践中勇于探索,锻炼了干部,带动了部队的全面的建设。在我采访的过程中,大家一致认为,这一时期的空降兵,有一个不得不提及的人物。这个人便是李良辉。

同年秋天,刚刚走马上任的部队长李良辉领导指挥我空降兵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演习。这次演习,参演的兵力、兵器和作战物资全部空降,不搞地面“预伏”(过去是天上的从天上降,降下来后,地面埋伏的再接着进行地面军事动作,是典型的“演”),不从地面进入一兵一卒。演习全过程从受领机动任务、向出发地域开进、空降,直到调整部署和组织扼守(包括物资弹药补给、伤员救护转运),都要“实打实”地演练。不仅实兵实装,还有实弹。参加空降的部队和飞机的种类架次、使用的机场,以及空降装备、物资比过去任何一次演习都成数倍地增加。

(空降装备 图片来源:网络)

有人说,这是给新任领导班子的第一张考卷。

非战斗减员是兵家大忌。演习出事故,个人升迁是小事,关键是影响部队的士气。因此,在演习前,班子就统一了指导思想:从战时需要出发,暴露问题不怕丑,解决问题不撒手,要大胆改革,勇于创新;敢于正视问题,主动解决问题。通过演习,把暴露的问题列出清单,组织力量,逐个解决。李良辉也强调:“党把我们放在领导岗位,我们就不能追求个人的四平八稳,要为部队建设负责,要为未来的反侵略战争负责。演习可能会出问题,但是,今天在演习中付出点代价,在未来的战场上就可以少付些代价。与其把问题暴露在未来战场上,倒不如把问题暴露在今天的演习中。”

空降兵大都是从陆军转建过来的。可能都存在着一些“空降兵就是陆军加跳伞”的传统思想。因此,在这次演习中,部队围绕着“降得下,合得成,供得上,能打仗”的问题,注重从战术思想,战术手段,协同动作,组织指挥程序,后勤部署,补给方式及手段上进行了探索和实践。这天黄昏,参加演习的M团刚刚参加完战术合练返回农村驻地,准备第二天上午9点返回营房。忙碌了一天的官兵们非常疲惫,大家都铺开行囊抓紧时间休整。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 《从天而降》书籍。


文章关键词
从天而降-周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