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天降尖兵(三)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2021-03-08空降空投 386 0A+A-

天黑时,下起了雨。官兵们寻思着这回能睡个好觉了。谁想,晚上10点钟,演习总导演李良辉突然下达命令,让M团零点出发,天亮前拉回营房。而且,下达任务前,演习指挥部特派机关参谋人员赶到团里,观察团主官干部接受任务时的瞬间反应。结果,发现有的领导干部表现出为难犹豫的情绪。监督参谋马上提醒:“现在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候,而是考虑如何快速落实上级指示。”团里领导这才恍然,必须抓紧时间克服困难,组织部队迅速行动。

事后,李良辉亲自找M团的领导干部谈话,指出一个指挥员执行上级指示应该坚决果断,使团里的领导很受教育。预演那天,李良辉到M团检查战备行动的情况。他看到部队从出动、摩托化开进、防空袭击演练、装载列车、组织指挥一直到从天而降,上百台车,几千名干部战士,没有一台车抛锚,没有任何堵塞现象,既紧张迅速,又井然有序。李良辉当即表扬团长:“上次批评你,这次表扬你,学习你!”

由于演习建立在严格要求的基础上,所以,从分练到合练,共出动飞机几百架次,空降兵员几千人次,轻重火器打实弹上万发,还用了数吨的炸药,都没有发生任何伤亡事故。演习中,像改善空投物资包装办法的集装箱和集装网,适应夜间和森林跳伞的空投物资寻找器,紧急抢救伤员的医疗手术包,及重型装备的机降、吊挂重型装备转场等新的科研成果,也都在演习中大胆进行了试验。

空降兵在未来战争中,要在各种地形、各种气候、各种情况下进行全方位、全纵深立体机动作战,就必须进行全方位训练。做到能降,降下能战,战之必胜。

1984年8月的一天凌晨,大洪山云雾缭绕,山露涔涔,连绵起伏的群山还沉浸在梦境中,一点也没觉察到有一批“天兵”将要从天而降,造访她的原始和苍凉。

空中,飞机高度表上显示了令人惊诧的数字-xxx米。在xXX米进行低空跳伞,而且,是在没有气象资料,没有地面引导,没有明显地标,每人负重五十公斤的情况下进行跳伞,对今天这批“天兵”来说,可谓空降兵有史以来的首次。这批“天兵”是由空降兵部队务级军事主官和车、师、团三级机关部分处、科、股长150人组成的。

(空降兵低空跳伞 图片素材:网络)

偏偏天有不测风云,空降场的风速突然发生变化,由正常跳伞的4~5米/秒变为8~10米/秒。跳,还是不跳。飞机上的人们都把目光集中到李良辉身上。

狭路相逢勇者胜!站在舱门处的李良辉没有一丝犹豫。20多年的云海踏浪,200多次的空中跳伞实践,养成了李良辉弄潮儿的性格,越难越险越愿闯。李良辉很快判明情况,提出安全措施后,第一个跳出舱门。

山脉仍在一片氤氲之中。然而,在美丽的梦幻般的外表下,等待“天兵”的却是毒瘴弥漫、蛇蝎猖獗、风雨交加、草深林密的危险世界。《随州志》上曾这样记载大洪山:“层峻岩高,皆数百仞,素崖壁立,非人迹所及。”然而,新中国的空降兵来了,他们要在这里搞野外生存7天7夜。

选择这样一个时机跳伞,可以看出组织者真是煞费苦心。仲秋,是一个颇具人情味儿的节日,是家人盼团聚盼祥和盼游子归乡的日子。而眼下,他们的亲人正在过着常人无法想象的仲秋。山区的气候是多变的。上午还是云开雾散,下午则是淫雨霏霏。到了晚上,雨水汗水泥水浸透了军装,山风吹过,那才叫“高处不胜寒”的滋味。然而,这还不算什么,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疲劳和饥饿。

这可不是时下年轻人搞的野外生存游戏。这种生存训练是要拿出战斗力的。这里没有理会你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吐出了什么,遇到了什么。在这里,你在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的同时,还必须保持体力进行战斗。7天7夜的时间里,只提供给每人3斤米7两盐。光凭这个是肯定不够的。几天下来,从部队长到连长一起经受着体力和精神的极限训练。大家紧紧腰带,捆好绑腿,打着手电筒,在空旷的山谷里寻找着可以吃的东西。野菜苦涩,却是残酷的战争环境中的宝物!

(空降兵极限训练 图片素材:网络)

时近子夜,已经连续6昼夜,历时140多小时紧张训练的同志们,正在各自的账篷、吊床、窝棚内酣然入睡。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山涧河道水势突涨。

李良辉披上雨衣,扎牢绑腿,带着副参谋长和一名参谋,跋涉三十多里山路,攀越五座山头,检查各个师的宿营点。他知道同志们辛苦疲乏,但他还是下达了连续行军转移、潜伏、强行军、突袭四个课目训练命令。

命令就是冲锋号,就是催人奋进的战鼓。部队迅速展开行动。他们在暴雨中奔进,在被雨水浸透的蒿草、荆棘丛中潜伏三个多小时,保持纹丝不动。耳边的雨声、风声、山野受到侵袭时发出的呼啸,却如雷贯耳。强行军中,有的感冒发烧,有的腹泻呕吐,但是,他们都以顽强的毅力坚持着。他们清醒地告诫着自己,这是战场,他们正在战斗的进行中。团长董永志在试验第一天,脚趾甲被碰掉,从脚踝一直肿到膝盖。而此时,他仍和大家一样,翻山越岭,趟泥涉水,一步不落地走在队伍里。

史料记载:西汉末年“绿林起义”的好汉们和明末的李闯王、张献忠都曾在这一带屯兵作战,但是,他们都没有战胜天敌和自然环境的威胁,许多绿林好汉都落得青山埋骨的悲壮结局。斗转星移,今天的“天兵”们,已不是当年的一介武夫,他们是带着科学知识来探索生存之道的。临行前,他们曾专门请来学者、行家和有各种专长的能人,同他们一起开辟这人类生存的“死地”。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 《从天而降》书籍。

文章关键词
从天而降-周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