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天兵”从炼狱中走过(二)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2021-03-12空降空投 418 0A+A-
在本宁堡训练的前5天,被称为“特种空降兵评估阶段”(PAP)。1-92班以前,学员们会立即进入体能训练状态,包括一天24小时的训练和残酷的体能训练(PT)。虽然体能仍然受到重视,但是新的PAP计划要求一个更轻松的环境,对学员进行40分钟内5英里跑、全天候的地面导航测试及一系列新的测试,被称为特种空降兵运动。
特种空降兵运动包括11项活动和任务。分5部分检测学员处理通讯设施和轻型步兵武器的能力。前3项运动任务是测试使用M60机枪的能力;第4项任务是使用M181A1克莱莫地雷。此地雷由一金属线引爆。学员必须安装好地雷,然后将金属线拉回大约25码,将它连接在引爆器上,最后引爆。当然,这个过程是模拟的。第5项和第6项任务都是涉及通讯。学员必须会发无线电信息,使用标准KTC600操作密码加密和解密信息。第7项和第8项任务是要证明学员维护M16和处理其故障的能力。第9项任务是对M16进行功能检查。在训练中,学员在清洁和检查完步枪前是不能休息的。第10项是使用手榴弹,第11项是测试学员维护榴弹发射器的能力。
在黎明前的信心科目中,学员们要通过声名狼藉的蠕动爬行泥坑。他们在只有膝盖高的倒钩铁丝网下匍匐前进,通过这片泥坑。在蠕动爬行泥坑后,每个学员还要从一个横梁荡到另一个横梁来通过一个泥泞的池塘。如果谁掉到了泥巴中,就得重新再来。最后通过的那些学员可用脚保持不落下,因为,那些横梁已经变得太滑了。爬滚网页是信心科目的最后部分。虽然它不是必须通过的关键任务,但信心科目不能轻视。如果谁失败了,就得一次次重来,知道通过。在水上信心测试中,学员会被悬挂在离池塘35米高的空中,没有教官的同意,他们不能落入水中。有时教官会让特别自信的学员解开鞋带、将双手插入裤袋。如果谁提前落水,就必须爬过泥地参加下一部分的水上信心测试。在达比营地,学员们要爬过有倒钩的铁丝网障碍物。特种空降兵学员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爬行。在特种空降兵培训营里,爬、跑、走训练方法是快速提高技能的有效方式。

(空降兵沼泽训练 图片来源:网络)
在佛罗里达州的伊尔格林空军基地,学员们要进行丛林训练。在这里,学员们将完全陷入训练中。他们疲惫、饥饿而且肮脏不堪。对温馨的外部世界的记忆全部消失。汉堡包、电影、士兵俱乐部都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M16冲锋枪、登山绳和快餐食品。然而,最残酷的还在后面。
学员们要学习丛林和沼泽的环境。北佛罗里达州海岸的高潮湿度增加了训练的残酷。在训练的第50天,到达这里的学员身体和精神都非常疲劳,对他们来说,这个营地似乎只有潮湿:夏季闷热的潮湿和冬季寒冷的潮湿。在这里,学员们第一次学习怎样在运动中作战的训练。教官和支援人员怎样通过可能遭遇的敌人区域,怎样在交战后继续前进。这些技能只有在学员完成和把握巡逻和侦察的技能后才教授。在战场训练中,训练班进行的项目与其他阶段的类似:侦察、突袭、埋伏、空降行动和空中打击。目前又增加了运动中交战和划船行动。3个训练连进行独立的联合训练。在接下来的9天里,学员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沼泽地区渡过。食物限制到每天一片速食,睡眠基本不存在了。完全的战场环境让学员几乎达到崩溃的边缘。
但是,谁又都不否认佛罗里达州的训练阶段是最具有挑战性的。早已疲惫不堪的特种空降兵学员必须耗尽任何剩余力量来通过沼泽和丛林。思维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学员们抓住绳索渡过河流时,一旦到达对岸,就要和班里其他成员继续执行任务。如果幸运的话,他在睡前可以换上干燥的衣服。即使学员没有下水,他们在的德鲁营地也总是浑身湿漉漉的。因为,那里在夏季闷热潮湿,冬季寒冷潮湿。高度潮湿和泥泞让衣服很少有干燥。在这种环境中,对身体最主要的危害是细胞组织受到威胁。因为缺少食物不少学员产生幻觉。有的学员能“看到”巨大的比萨饼在路上滚动;有的学员梦游到教官的营火房,试图进行攻击“敌军”。即使训练很快就会结束,那些缺少毅力和意志的学员都不得不放弃。有的学员到了最后的战场训练,到达圣罗莎岛,还是放弃了。只有那些有着超人意志和毅力的学员,才能获得那枚黑黄相同的特种空降兵徽章。
中国空降兵从建立伊始,目的就非常明确。毛泽东主席和当时中央的态度非常鲜明,打什么仗建什么样的军队。空降兵就是为祖国统一而建。60年代初,受经济条件和各种因素的影响,空降兵部队在最困难的时候建农场,我们空降兵吃地瓜保持全训。跳伞也没中断。1969年,珍宝岛之战,空降兵有任务,是要上的。1970年一年间,部队就搞了13次演习。可以说,不管国家处于什么时期,空降兵部队始终如一地在抓训练,都保持着高度的战备状态。

(珍宝岛之战 图片来源:网络)
“我感觉在空降兵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那种麻痹思想。我觉得始终都在战斗状态。”现任空降兵部队长说。这位69年入伍到空降兵的老兵,已经在空降兵呆了36个年头。
从士兵到将军,王部队长始终觉得在备战状态。
“和平时期没有和平兵,没有搞和平训练。我们都为任务而训练,是带着敌情去训练的。因为,实践证明,无论哪个方向都有可能有我们的任务。”王部队长有些激动。想当年,部队首次在海岛实施空降演习时,时任某师最高领导的他,第一个跳出舱外。
“我很爱这支部队。”王部队长觉得这些年自己是和部队一起成长的。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从天而降》书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