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降空投
中国空降空投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天兵”从炼狱中走过(三)

中国空降空投2021-03-29空降空投 15 0A+A-
王部队长了解他的部队,理解他的干部和士兵。因为,他就是从他们中间走出来的将军。这也是空降兵部队的特点。领导干部骨干大都是一级一级从基层提拔上来的,土生土长的空降兵人。他们懂得兵怎么带,领导怎么当;他们会说兵话、讲兵语。他们知道自己干部战士都在想什么,考虑什么,需要什么。他们更清楚自己从来没有脱离过那种状态,时刻准备打的状态。他们知道和平时期保持部队这种高度战备状态的重要。
“1984年我去执行战斗任务的时候,家里人都不知道我去了哪儿。即使是1985年,部队在整编的时候,我们的部队也没有丝毫懈怠过。我们的领导考虑的不是自己的去留,而是琢磨在减员的情况下怎么样!怎样发挥拳头的威力。我们到大兴安岭搞寒区野战生存,在十万大山实施空降,我们的师长、团长全带着部队在外面训练,一走就是几个月。”王部队长的话咄咄逼人。
我见到王将军纯属偶然。王将军从演习基地回部队处理公务的间隙,我才得以采访他。说是采访,不如说是一次简单的谈话。他工作的繁忙,让我不忍心占用他更多的时间。采访中,王将军一再解释他没有准备,想到哪儿讲到哪儿。在两个多小时的谈话中,他很少说他自己,他的主语一直是“我们”。他是在以一个真正的部队长的身份替一个部队接受采访。
“我们空降兵部队有个特色,就是每个时期都去国外学习。说心里话,我们空降兵从历史上看,就是开放的。从组建一开始就是开放式的。这与陆军组建是不一样的。我们不是简单的相对,加出来的。我们是一种融合(我理解为精英的融和)。在内地还不知道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已经在中国最开放的前沿搞过几次演习了。我们的官兵经受住了灯红酒绿的考验。我们并不保守,我们空降兵部队有个特点,就是特别注重学习。学习别国先进的东西。军一级组织训练国外学员的独我们一家。即使在“文革”期间,我们和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国家进行往来学习驻训。我们的师长、团长大部分都出去学习过。提高我们空降兵干部战士的含金量。我们从技术到战术生存都认真地去学习,来推动我们自己的改革。因为,我们空降兵历届班子都非常重视空降特点的作战和训练。”

从天而降@“天兵”从炼狱中走过(三)  第1张

(空降兵训练 图片来源:网络)
王部队长说了很多。但是,我仍觉得他没有进入被采访的状态。他这种诉说更像是有心事的人的自言自语。我能感觉得到他的心仍在演习基地,仍在他的官兵那儿。
演习是和平时期锻炼部队的最好手段。只有逼真的演习才能更贴近实战。因此,进入90年代以后,空降兵部队的演习任务不断。有军委、总部、空军组织的,也有他们自己组织的。
“如果在比武中我们无法取胜,那我们整个部队都很难翻身。因为,比的都是别人的尖子啊!”王部队长谈到比武。
“那如果比不过别人呢?”
“比不过别人,就要奋斗啊!”
可能我的问话有些愚蠢,王将军的声音有点高。当然,这种声高也让我觉出他建设这支部队的紧迫来。
1991年,空降兵部队自己搞一次演习。演习虽然从任务下达到实施到总结都是务虚的。但是,理论上却有所突破。为后面的空降战役演习预案、沿海某地演习,提供了许多可以借鉴的东西。
1995年初秋,空降兵某师武装侦察连高空实施空降训练到“敌后”某山区,体验着陆后的野外生存和作战训练。
训练是在着陆5天后进行的。这时每个战士都不再携着有干粮。下午3时部队在丛林中集结完毕。连长王建下达了战斗任务:迅速翻越X山,3小时后到达Y高地待机。
从出发地奔袭到待机地,是一段很难采集到食物的“穷山”。可是,下午到达待机地时,战士们像变戏法似地从兜里往外掏着鸟蛋、山梨、野豆角之类的东西。三班长的钢盔竟装满了野山楂。二班战士张西景拎着几只地老鼠跑过来,战士程景锋抓了不少麻雀,还有的兜里正往外爬着黑知了,更有甚者弄来了颇有营养价值的一只马蜂蛹。
接下来,战士们开始用部队自己研制的“伞兵水壶”进行单兵野炊。这种水壶抽出内胆是个大口餐盒,打起手柄又是饭锅,支起提把可以吊挂烧水,垫上石头又可以做饭。每人身上的伞兵刀、小钢锹都是特制的。刮毛剔骨无所不能。

从天而降@“天兵”从炼狱中走过(三)  第2张

(伞兵水壶 图片来源:网络)

随队军医傅强在指导战士们怎样“像山羊吃草一样进食”。傅军医说的是有科学依据的。一切无毒的野草人类都可以食用。军队训练不能光拣好吃的野菜。由于训练是带着敌情的,因此,烟火要控制。或者干脆就不允许生火。连捕获的部分昆虫和小动物都必须生食。
训练行家们都知道,在世界空降作战史上,伞兵着陆后的战斗,多是独立深入到险恶的敌后进行作战,其中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补给困难。外军已经在理论上把伞兵生存能力直接列入战斗力要素。在我军训练史上,也是空降兵部队最早把野战生存列入必训课目的。
晚上9时,部队就地露营。战士们用雨衣支起帐篷,又在帐篷旁挖了防蛇沟,洒上草木灰。
第三天,部队又进行登陆夺占指定地域的进攻演习。由某师的“上甘岭特功八连”担任登陆总攻分队。战士们使用的新型伞,是在国外空降兵使用伞的基础上改进的。他们脚上的鞋也是新改型的伞兵鞋。战士们身上的携行具也都做了不同的改进,从不同程度上减轻了单兵的负担。使得他们在战斗中变得更加灵活。
“蓝军”的坦克、火炮各种武器疯狂实施拦截射击。战士们英勇得如当年的志愿军前辈们。连长孙向东是位很有头脑的带兵人。虽然他指挥的是连进攻,可他探索的是一个战役的行动。因为,王部队长有一句话已深入这些新一代带兵人的心中。“现代空降兵的运用,一个小分队的行动可能就是一次战役。”

下午5时12分,八连突击分队抢先登陆并夺取目标,整个行动仅用了53分钟。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从天而降》书籍。

文章关键词
从天而降-周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