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降空投
中国空降空投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天兵”从炼狱中走过(四)

中国空降空投2021-03-29空降空投 12 0A+A-

1996年,军委、总部组织了东南沿海搞联合作战演习。空降兵首当其冲参加了分担内容的演练。受到人们的好评和关注。

空降演习,使得部队更进一步地得到锻炼。总部和空军对这次演习非常重视,都派了重要的领导领导参加了演习全过程。这是一次空降兵种内部成规模的实战联合演习。某师负责保障。演习的主要课题仍是夺占机场。从下达任务到演习结束一共用了三昼夜。上午一次场次,下午去靶场体验火力射击的效果。演习中,部队一个连的建制出动,在X个小时内就可全部离开营区。一个营的建制在X小时内全部离开营区。
尽管,这是一次研究性的演习。但是,在夺占机场课题中理论上的收获非常大,也使实践者们更加清晰看到师级建制单位在空降战役中的作用。在未来局部战争中,更多的任务可能是由这一级来完成的。干部战士在这次演习中也经受了锻炼。
进入90年代,中国空降兵规模是上去了。但是还没有在质的上面上层次。
2000年,重要项目空投这个从50年代我们就开始研究的课题才得以突破。随着我国航空运输能力的发展,加大了空降兵作战的力度。空降作战中连、营可以成建制使用了。
重要项目空投课题的突破,对空降兵部队的全体官兵也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大事。整个部队连兵热情高涨,战斗状态紧张有序。而且,新军事革命学习风气日益渐浓。无论是将军还是士兵,都在新军事变革和军事斗争中,寻找着自己的定位,做着必要的准备。
2001年新年前夕,空降兵部队组织了为期8天的空降作战实兵实弹实装演习。在这次近似实战的演习中,主要是锻炼首长机关的组织能力、应变能力、谋略决策水平和扎实严谨的作风。

从天而降@“天兵”从炼狱中走过(四)  第1张

(空降作战实兵实弹实装演习 图片来源:网络)
空降兵部队对指挥员的要求非常高的。参加演习师团机关要完成4次指挥所的开设和转移。部队平均机动距离160公里演习的课题新、情况设置快、作业节奏快、演习强度大也是从未有过的。
某师1团营长李东东,对空降兵指挥员是这样认识的;
“空降兵部队指挥员思考问题,一定要占位高。这是由空降兵在战争中特殊的角色决定的。因此,空降兵指挥员的思维层次比陆军同级指挥官要高。如果我一个营去给一个集团军使用,那么,我在考虑问题时,就必须站在一个集团军的角度去考虑处理问题。我要了解整个登陆作战任务等等。”
李东东到营里报到没几天,这个营就被定为战备营。常年保持3级战备状态。李东东知道战备营意味着什么。也清楚在未来战争中,他将扮演者先遣营的角色因此,这位拥有着研究生文凭的营长经常带着他的兵“转战”各地,寻求战场环境。这次演习,他当仁不让自然也在其中。
演习部队从地面转入向疏散地域开进,不到一个小时,一个摩步团就失踪了。军、师两级指挥所利用有线、无线、接力、地方线路、网络传真等通信手段,仍旧联系不上。指挥所有的同志沉不住气了:“少了一个团,这演习还搞吗?”
“战场上情况多变,没有必要大惊小怪。暴露问题越多,越好体现我们各级指挥员应变处理问题的能力如何。我们应该相信这个团会按照导调文书上的战场态势去随机应付各种复杂情况的。”担任此次导调指挥的袁副部队长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泰然自若。
摩步团这边也一直没有放松与上级的联系。终因山高谷深,所有通讯都被山脉“融化”而吃掉。团里的领导没有因为联系中断而消极等待,而是按照出发前收到的分区扼守、坚守一线、纵深抗击的演习指示,积极做好全面伪装。机动中,团里自设运动中伪装防护难题,在周围没有可利用地形隐蔽的情况下,指挥所迅速派出佯动分队诱“敌”侦察监视。编队采取“隐”、“变”、“扰”等多种防护手段对各种装备进行隐形、变形伪装。官兵们在突然赋予任务后,进行快速机动、突袭、战斗勤务结合等跨昼夜、大强度的综合演练。
待部队全部隐蔽在疏散地域后,团领导让通信保障分队继续想办法与上级取得联系的同时,组织营、连干部一起认真研究上级首长的作战意图,分析研究战场情况;研究针对战场信息完全遮断的情况下,部队生存保障问题;研究出快速机动、抗敌干扰及保存实力等一系列对策,使部队在生疏地形上完成遭遇战、伏击战、阻击战等数个课目的战术演练。提高了各级指挥员在敌后机动作战中的应变能力和对部队指挥控制能力。最后,摩步团与上级取得联系后,总指挥部领导看到摩步团处置的战场各种情况与他们设想竟完全一致,再看摩步团不露蛛丝马迹的伪装,都非常感慨。这就是演习所要的结果。
鄂北山区。空降兵又集中了数百名5级军事主官,在这里进行了高科技条件下的战役科目演练。参加演习人员全是上尉以上军衔的干部。他们将全部实装、实降、实弹和实打。这次,等待他们的既有训练基地的网上“交战”,又有生疏地形上的实兵对抗。
上午8时40分。6发红色信号弹腾空升起,随着由远而近的飞机发动机轰鸣声,第一架运输机抵达空降场上空。负责引导的4个先遣战斗小组先后跳出飞机。
各战斗小组着陆后,穿越山岳丛林、稻田水网、堑壕高墙,迅速接近“敌”指挥所、通信枢纽、导弹发射阵地等重要目标。利用随身携带的武器将“蓝军”目标一一摧毁。接着燃起烟雾,引导随后运载伞兵的机群实施空降。倏时,军事主官和一门门轻型火器、一箱箱弹药从天而降。
军事主官们着陆后,迅速集结,在强击机、直升机的支援下展开合成作战。第一着陆场的火器分别立即对“蓝军”炮阵地和防护阵地实施火力压制;第二、第三着陆场的部队在导弹、强击机、轰炸机火力的掩护下,向“蓝军”占领高地发起猛烈进攻;第四着陆场是在“蓝军”占区。垂直空降在这里的分队主要任务是捣毁“蓝军”指挥所。

从天而降@“天兵”从炼狱中走过(四)  第2张

(中国强击机 图片来源:网络)
携带着多种武器的伞兵正小群多路、多方向冲进“蓝军”指挥所。只用了37分钟就控制了“蓝军”机场。这时,反应过来的残“敌”企图阻止反扑。直升机部队立即利用火力突击“敌”火力点。正面部队也发动进攻。在“红军”分梯次展开的战斗队形前,“蓝军”火炮拦阻的一排排炸点与火箭开辟通路的一条条火龙以及冲锋枪、火焰喷射器,在一公里纵深地域内交汇成壮观的“实战”。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从天而降》书籍。

文章关键词
从天而降-周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