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魔鬼队长”和他的“魔鬼”队员(三)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2021-04-10空降空投 549 0A+A-

第二天,途经此处时,战士们都窃笑。昨天夜里他们吃的根本就不止20个馒头,因为坟上的祭品也被吃得一干二净。

这回,孟庆准再次选择野人岗,指不定又怎么折腾我们呢!队员们心里犯着嘀咕。

进入野人岗后,队员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战斗间隙寻找可以食用的东西填一下肚皮。或进行储备。否则,完成每天长达6小时的偷袭、换防、转移和抢占山头等任务,根本得不到保证。野菜说白了就是能吃的野草。在特种空降兵部队,他们已经练就了像“山羊一样识草吃草”的本领。偶得的山果和知了就是美味了。大体能的战斗训练和低水平的能量补充,使队员极度疲惫。

最后那天清晨5时,队员们开始朝山外走。他们拄着木条,摇摇晃晃的肉体在灵魂做着最后的交涉。

不能倒下来!

好不容易走到了集合地点,听到盼望已久的开饭哨声。队员们等待孟庆准宣布开饭。他们却不知孟庆准再次变“卦”,将饭菜送到2公里外的小镇上。

要想吃饭,每个队员必须化妆侦察潜入小镇,其中必须通过一座有“敌兵”重守的一座大桥。

“他可真是个‘魔鬼’!”(我在心里替队员们‘骂’了一句)。

队员们心理承受能力已到达极限,但是,为了生存,他们也不得不振作最后一丝力气,向老百姓借道具,挖空心思地乔装打扮。

老百姓看着面黄肌瘦的战士们,心疼了。“现在还有专门训练让人受饿的?!”

老百姓不干了。纷纷拿出家里的食物让干部战士们管够吃。队员们却视这些美味如猛兽一样惊散而去。那种甜腻腻的面香味儿太诱惑人了。必须逃离这香甜的诱惑,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份盼了几天的饭菜。

于是,队员们有的化妆成乞丐,有的化妆成流浪汉,有的装扮成捡破烂的农夫,各显神通,越过“敌人”的视线。但是,装扮成菜农赶着驴赶集的三班队员们,在接受“敌人”检查时,暴露了武器,成了“敌军”的俘虏。

但是,这一次,孟庆准优待了俘虏,三班的队员们和大家一样,都吃上了那顿已经凉透了的饭菜。

孟庆准在战斗员处于生理极限时,再次进行生理和心理承受能力的测试,不仅提高了部队野战情况下的生存、化妆侦察、处理应变和心理承受能力,更提高了部队在野战情况下的综合素质。

正是由于孟庆准练兵的独特方式,在空降兵特种大队里才会藏龙卧虎。

电影《冲出亚马逊》,就是根据特种大队作战营副营长王亚林和侦察营副教导员扈华国在委内瑞拉特种兵学校,参加国际反恐怖特种集训时的真实故事改编的。他们也成为该剧两位主人翁的原型。

被誉为“世界猎人学校”的委内瑞拉陆军特种兵学校,坐落在苏哥雷州丛林中。从1992年开始,这所学校每年都要接收一部分来自其他国家的特种兵参加反恐活动集训。根据中国和委内瑞拉两国军界协议,我国1999年第一次派员参训。

委内瑞拉陆军 图片来源:网络)

王亚林和扈华国在国内众多选拔选手中力挫群雄,光荣入选。并于当年8月飞抵委内瑞拉,参加为期87天的反恐集训。

在集训期间,王亚林和扈华国抱着为国争光,为军旗增彩的坚定信念,凭着顽强的意志和压倒一切困难的必胜信心。在训练手段残酷、训练课题危险性大的情况下,不畏艰难,克服重重困难,圆满完成了游击与反游击、战俘、敌火力下通过障碍、多种姿势射击、野战生存、直升机绳降和跳水等38个课目的训练任务。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王亚林在5公里武装越野、多种姿势射击、摔跤等课目考试中夺得5个第一名,2个第二名,委内瑞拉陆军院校部司令诺加斯少将授予王亚林一枚荣誉勋章。扈华国也获得一枚委内瑞拉院校部司令部授予的“国际反游击站队员”荣誉勋章。

我见到王亚林和扈华国是在特种大队的一个座谈会上。

原本我是要找他们单独谈的,可是出去一趟,再回到会议室时,本就不大的会议室内,就已经坐满了特种队员。他们呈环形围坐我的周围,眼睁睁地看着我,就像看一个稀有动物。他们的眼神让我想到刚刚去过的杂草没到膝盖的女厕所。这里少有女性光顾。

他们的眼神单纯而直接,他们不知道我需要些什么,要听些什么,只是直愣愣地看着我。这与我以往下基层连队,看到的那些害羞的小伙子截然不同。眼前这些人可是些一掌就能让人毙命的特种兵啊。我的眼睛也不知道该放在何处。我觉得自己仿佛坐在被告席上,此刻正接受这么多眼睛的审视。坐在我对面的两个身材瘦小的少校,与其他人有些不同。也许是他们稍微年长一些,目光里多了一丝柔和的神色。但是,从那丝柔和里,不难看出隐藏其中的淡然傲慢和因我是女性而投来的宽容。

他俩和其他人一样,也在望着我。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就这样对望着。我知道此刻我脸上有笑容,嘴里也在嗫嚅着什么。但是,惟我心知,我有一点不知所措。

我甚至不知道是怎样开的头,我只记得我一提问题,便听到踊跃的回答。他们争先恐后的回答让我很难得到一个完整的答案。

一个小时后,我对旁边特种大队负责宣传的李干事说,还是找几个代表谈谈吧。李干事犹豫了一下。我说先跟王亚林和扈华国谈谈吧。于是,一屋子人就剩下我对面那两位脸上挂着神秘笑意的少校。

王亚林和扈华国的名字落在这俩人身上,我是没想到的。他俩的身高都1米7多一点,而且,俩人看上去都干巴巴的瘦。与我想象中的身怀绝技的特种空降兵一点也不一样。

扈华国 图片来源:网络)

谁想,一经和他们交谈过,我方知这是两位非常了不起的令人敬佩的小伙子。

扈华国刚刚谈了朋友,28岁的王亚林至今还是单身一个。谈到生活和情感,他还像个孩子似的露出那般纯纯的笑容。

“真看不出来!”我感叹地看着王亚林。

“看不出来啊?”王亚林仿佛知道我话中的意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王亚林还有许多让人看不出来的地方,在委内瑞拉期间,这些让人看不出来的地方,也为其他学员所领教。

开始训练的时候,委内瑞拉学员根本不把身材1.72米、体重69公斤的王亚林放在眼里。一到摔跤课,他们仗着人高马大,都叫王亚林“KONGFU”(功夫的意思)。抢着要跟王亚林过招。

王亚林清楚他们想过招是假,想出他的洋相才是真。年少气盛的王亚林对此挺生气。于是,王亚林欣然应战,并挑了一位刚刚摔倒过两个学员的大个子学员。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撂倒在地。大个子被摔懵了,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非常不服,非要和王亚林再摔一次。王亚林笑眯眯地往他面前一站,不等对方摆完姿势,王亚林又把他重重摔在地上。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从天而降》书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