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魔鬼队长”和他的“魔鬼”队员(四)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2021-04-16空降空投 579 0A+A-

场上鸦雀无声,起哄的人再不叫了。王亚林环视了一下四周,用手往上做了挑的动作,招呼谁还上来。于是,每一个敢上来的。在后来的比赛中,王亚林很轻松地拿下摔跤第一名。

在委内瑞拉集训,不仅是学习交流,更是各国特种兵之间全面较量的机会。不仅要有顽强的意志,超人的胆量,更要有过硬的技术战术水平。参加集训的学员有的来自美国陆战队,有的来自意大利空降特种部队和从委内瑞拉从万名军人中挑选出来的精英。在38个项目中,谁都想显一显身手,争夺第一。

然而,要想在“猎人学校”夺第一,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

“入海似蛟龙”,这是对担负特殊任务的侦察兵的特殊要求。体能考核的一个主要项目是游泳。王亚林在国内比赛时,游泳得了第一。按说,这是王亚林的强项。可是,在委内瑞拉特种兵学校第一次武装泅渡时,王亚林却落在了后面。武装泅渡训练的要求是每人携带背囊、冲锋枪四个弹匣,负重约20多斤,站在陆地就挺重,一进了水里,身子直往水下沉。

(特种兵训练 图片来源:网络)

那一次是2000米的武装泅渡训练,王亚林游了还没过半,就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眼看着其他队员从他身边游过,心里就更急。这一急不要紧,动作也变了型,像狗刨似的一连呛了几口水。王亚林拼命游上岸,也落了个倒数第五名。疲惫不堪的王亚林心里很不是滋味。思来想去,他觉得还得苦练。给自己加大难度。

想给自己加大难度的王亚林,在别人休息时,悄悄摸了块石头塞进背囊,下水训练了。

从那以后,每回泅渡训练,王亚林都带着那块石头。带着石头的王亚林负重约30多斤。每向前游一下,肩膀就被背囊带勒一下,在水里泡久了,皮肤像鱼肚一样白,身上的衣服裹蹭着手臂和大腿根部,不时地的磨蹭,他的肩膀,裆部和腋窝都磨烂了。海水一浸,钻心的疼。可是,为了拿这个第一,王亚林忍着剧痛,坚持继续给自己加大训练强度。

考核时,石头终于卸掉了。再下水时,王亚林觉得身上从未有过的轻松。王亚林一直游在最前面,到终点时,他比第二名快了足足3分钟。

“中国军人了不起!”教官朝王亚林伸出大拇指。因为,教官知道了王亚林这个第一来之不易。

王亚林夺得这个第一很自豪,因为,在委内瑞拉,他最爱听的一句话,就是这句“中国军人了不起!”

手枪射击考核是在炮声隆隆、枪声不断的实战背景下进行的。射击条件是1分钟50秒内通过矮墙、轮胎、汽车等10个障碍物,采取立姿、跪姿等多种姿势分别对10个障碍物射击,子弹20发。

王亚林上场前,一名委内瑞拉学员在1分30秒时间,击中了9个目标,惹来全场一片欢呼。委内瑞拉学员更是欣喜若狂,将这名学员抬起来,抛向空中,以示庆祝。

王亚林穿过欢呼的人群,朝着他的目标奔去。王亚林听到令声,迅速通过第一个横木障碍,举枪射击,枪响靶落。第一枪开了个好头后,王亚林信心大增。紧接着通过滚动中的铁桶、汽车等障碍物,对突然出现的隐显目标和运动目标进行射击。13发子弹击中8个目标。第9个目标是矮墙后面的人头靶。虽说是2米多高矮墙,但对身体矮小的王亚林来说也够高了。王亚林奋力攀上墙头,持枪瞄准,“叭”的一声,人头靶随即落下。最后一个目标难度最大,要求射手站在弹簧板上,立姿对10米开外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进行射击。由于弹簧板上下震动,身体重心不稳,瞄准难度很大。王亚林轻轻跃上弹簧板,待身体稍微稳定后,屏住呼吸射击,枪响球落。王亚林整个过程仅用了1分20秒。

这精彩的1分20秒也收进一位特种军官的眼底。他便是特种兵学校的罗期校长。他走到王亚林跟前,翘起拇指,用生硬的中国话说了王亚林最爱听的那句话。

“中国军人了不起!”

成绩固然辉煌,然而,当让人无法忍受、甚至被外籍学员用自残方式来逃离训练的磨难降临时,王亚林只能把打断的牙往肚里咽。王亚林在面对“惨无人道”的训练方式,面对自己血淋淋的伤口,面对一个个迫他退出的陷阱,面对“敌人”一次次温情地劝他退出回国时,王亚林咆哮了。

王亚林大声对劝他的人喊道:“我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我绝不当逃兵!”

“我决不当逃兵!”成了王亚林克服一切困难的动力信念。

(中国特种兵 图片来源:网络)

反战俘训练主要锻炼学员在战时被俘后忠贞不屈的顽强意志。然而,在委内瑞拉的各种课目训练的开场白都是如此地特殊,有时让人分不出真假。

下午,王亚林和学员们正在教室进行理论学习。突然冲进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一边鸣枪一边命令他们跪在地上举手投降。很快,他们的上衣被脱掉,头也被包住,手被绳子反捆在背后。王亚林被三个人抬着丢进一辆汽车。待下车时,王亚林被送到一间十分简陋的“牢房里”。不一会儿,王亚林第一个被拉出来审问。

这时的王亚林知道是反战俘训练,心里踏实了许多。琢磨着作为训练,顶多挨几个嘴巴子了事。谁想,接下来的拷打,简直让王亚林不能忍受。那种残忍程度让王亚林想起直升机绳降时让人恐怖的一幕。那天,教官让他们从7、8米高的直升机上徒手跳下,如果稍有疏忽,不死即伤。王亚林扯着绳索从飞机上滑下,还要通过敌火力阵地。耳边是震耳欲聋的枪炮,前面是11个障碍物。在通过障碍物时还得用手雷炸掉两个火力点。一切都是真枪实弹。王亚林亲眼看见一个委内瑞拉学员被迎面的一颗子弹击中,扑声倒地的情景。

那场面王亚林现在想起来都心惊胆颤。

可是,反战俘训练,假扮的敌人还真是那么残忍地打啊!王亚林还没从回想中返过神来,双腿就被绑起来,倒吊在一个滑轮上。一句话也没问,王亚林的头便进了水坑里。浸进去,拉上来,再浸进去,再拉上来,反复折腾,直到王亚林的肚皮喝够了脏水,才把他放下来。教官用脚踩着王亚林的后背,把肚子里的水一点一点地往外挤。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从天而降》书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