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魔鬼队长”和他的“魔鬼”队员(五)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2021-04-17空降空投 552 0A+A-

那天,王亚林讲到这儿,突然停了。他慢慢抬起头看着我,对我说:“那种滋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想不想回中国去?”教官边踩边问脚下的王亚林。

“不回去!”王亚林狠狠地回答了教官。

王亚林被押回了“牢房”。这回总算结束了吧。王亚林寻思着。谁想,没几分钟,他被拉了出去。

王亚林这回被绑在一个架子上,脖子和两只手腕被两块半圆形的铁环牢牢卡住,不能动弹。一名士兵抓住王亚林的脚,拿起竹板便猛地抽起王亚林的脚底板来。

“天啊!”真是把重庆中美合作所渣滓洞那些残酷的手段都使出来了。王亚林咬紧牙关默默承受着,只是没多会儿,他的脚就失去了知觉。

打完后,王亚林被拖回牢房。他的脚肿得好高,根本站不起来。王亚林刚刚躺下,就感到一股刺鼻的瓦斯味铺天盖地包裹过来。屋里被灌了瓦斯气。王亚林熏得睁不开眼睛,只得趴在地上。

王亚林和另外十几名学员难受得开始在地上打滚、乱叫。可是,不多会儿,他们便获得“同情”:几盆冰冷的“水”将他们浑身浇了个透。

王亚林觉出不对劲,因为,身上很快起满了一个个小水泡,火辣辣地疼。原来,他们用了化学制剂。

王亚林简直不敢想象他们还要怎么折磨他。

5分钟后,王亚林再次进了审讯室。这次,他受的待遇与前几次大为不同。先是有人敬烟,又有人敬水。王亚林知道这是诱惑他投降。王亚林干脆“来者不拒”,给什么享受什么。但是,问他同伴叫什么名字时,王亚林缄默了。

王亚林的缄默引来一阵拳打脚踢和棍棒的乱打。这时的王亚林真傻眼了。“莫非这不是反战俘训练,而是真的被恐怖分子掳着了?”王亚林昏了过去。

醒来时,王亚林发现自己被埋在一个坟墓旁的泥土里。看王亚林醒过来,教官又把他第四次带进审讯室。一进门,王亚林的头就被充满瓦斯的气体罩扣住。紧接着,王亚林的小腹被重重地踢了一脚。王亚林一下子便失去了知觉,再次昏死过去。

等王亚林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半截身子躺在水里,半截身子躺在扈华国的怀里。同样遭受毒打的扈华国醒来后,看到昏死的王亚林后,拼力将他拖到自己身上,用自己的体温唤醒他。

“你真的不想回国吗?”

教官再次的询问,让王亚林从昏迷中渐渐清醒过来。这是训练,这是自己代表了那么多中国军人参加的特种兵训练。想到出国时,战友们的叮嘱,想到首长领导的关心,想到驻委南大使和那么多关心自己,挂念自己的亲人,王亚林的热泪直在眼窝里打转。他多想回家看看啊。家乡的亲人,你们知道这是怎样的特种训练吗?这简直就是在暗无天日的炼狱。

教官看到王亚林眼窝里的泪,却没看到那泪滚落出眼眶。因为,教官看到那个年轻的头颅硬硬地抬了起来。

委内瑞拉陆军教官 图片来源:网络)

“我就是死也要死在这儿!我决不当逃兵!”

王亚林以这句话结束了他的反战俘训练。

87个日日夜夜,对王亚林和扈华国来说,每一次训练,都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

委内瑞拉属于热带草原气候,经常下雨,昼夜温差大。白天气温35度,晚上气温10度左右。一天深夜,王亚林和扈华国等人被叫醒带到野外。迷迷糊糊还没弄清要干什么,几支高压水枪便从不同的方向射过来。

淋水训练有意放在晚上,就是让你感受一下在冷风中淋水的特殊感觉。

前些天还拉肚子的王亚林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一个劲地打喷嚏。扈华国在武装越野跑时,膝盖软组织严重受伤刚从医院闹着跑回来。

扈华国一再要求回来受这份罪,是因为特种学校有特殊的规定:有病或受伤后,在48小时之内,可以脱离训练接受治疗。超过48小时将被淘汰。

扈华国怎么也不能让自己淘汰。当扈华国听到医生说要住院一个月进行治疗时,他急了。他努力忍受着伤痛,找到驻委大使南秘书,再三请求学校通融,才重返了训练场。

一天晚上,扈华国和王亚林刚刚入梦,便被教官拽起来。淋水训练开始了。扈华国和王亚林坚持着。水枪越射越猛,伴着山风的水柱像一把把冰刀扎向他们身体的每一处。他们觉得血液都要凝固,浑身上下没了知觉。可那水柱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不知喷射了多久,水枪终于息止。王亚林和扈华国他们又被带上一堵长高各3米,宽却不到半米的窄墙上去吹风。

土墙很窄,他们只能站着。好不容易身上的衣服快干了,学员们下了墙,水枪又来了。这样折腾了几次,同去的三名外籍学员中,一名学员当场口鼻出血不省人事。另一名也昏倒。还有一名睡觉时故意从高架床上摔下造成骨折,也逃脱了这惨无人道的训练。

王亚林看在眼里,却不往心理记。这就是特种训练,这就是特种兵应该承受的。

一天晚上10点多钟的时候,教官神秘兮兮地用汽艇将王亚林和另外三名学员扔到一个四面环水的荒山上。只发给他们一把砍刀,一支信号枪和一盒火柴。山上光秃秃的,什么吃的东西都没有,天上飞的鸟捉不住,水里游的鱼逮不着,只好在水里摸螺蛳。谁想,水里还有鳄鱼出没。王亚林简直无法想象,当看到鳄鱼时,他们是怎样狼狈爬上岸的。好不容易冒死摸到一只螺蛳,几个人就像找到宝贵一样,连壳带泥吞进肚里。

四面环水,自然是蚊虫最好生存地。这里的蚊子都带毒,威力特别大。每个人身上都被叮咬得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红包,奇痒无比,像红小豆试验田似的。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4天4夜的野外生存,王亚林只靠吃了十几只螺蛳支撑下来。

(中国空降兵体能训练 图片来源:网络)

在体能训练的头一个月里,每天训练都达20小时。半夜12点才能卸下装备休息。体力消耗到了极限,饭菜却少的可怜,根本吃不饱。更有甚者,即使是这样少的饭菜,还不让你吃消停。不是有“敌”人袭击,就是恐怖分子降临,弄得学员们根本无法吃饭。因此,不到半个月,美国和意大利的学员先后全部退出训练。委内瑞拉学员也累倒一大片。外籍学员中,只有瘦小的王亚林每天按时升起自己所属国的五星红旗。

这五星红旗在委内瑞拉特种学校开始飘扬的第一天,王亚林就想,一定要让她飘扬下去。

王亚林和扈华国毕业的时候,委内瑞拉特种学校在得到中方同意的情况下,收藏了这面五星红旗。

王亚林和扈华国归国后没几天,委内瑞拉国防部又向我驻委使馆武官处发了一份照会,希望派委内瑞拉特种兵到王亚林所在部队受训。王亚林和扈华国听到这个消息,相视一笑。王亚林看着眼前那片碧蓝的天空,好像又听到他在国外时最爱听的那句话:中国军人真了不起!

现在,我知道他们脸上那淡然傲慢的缘由了。那是他们一次次战胜常人难以承受磨难后,留在脸上的特殊印记。

写到这一小节时,我给部队打过电话,问用“魔鬼”二字可接受?

部队那边很平静的回答:很正常。因为我们就是与魔鬼打交道的人!

部队同志的话,让我再次想到青岛海尔集团老总的话:“与狼共舞,首先你得是狼!”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从天而降》书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