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

专注空降空投系统技术

从天而降@“天兵”之翼(上)

航洋科学研究-空降空投技术2021-06-15空降空投 544 0A+A-
长期以来,一直有人认为空降兵是不能打仗的。最起码是不能独自作战。他们认为,空降兵作战受制约的因素太多。像制空权的问题,空降兵敌后遂行的方式和方法问题,空中运输能力和后勤保障等问题。都从不同程度地影响和制约了空降兵部队的发展。甚至还有一种声音,认为在一个全民反空降的地域使用空降兵,无疑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还。
空降兵在走过50多年的历程后,新军事变革,对未来战争的准备,再次把空降兵推倒前沿,人们把目光再次聚集到空降兵这支劲旅身上。不管怎么说,现如今的空降兵已经告别了“陆军加跳伞”的时代。现在的空降兵无论从装备还是从人员素质上,都已经走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既然,空降作战受那么多条件的制约,那么,怎样给空降兵插上一双强悍的翅翼,让空降兵发挥出她应有的威力和作用呢?中央军委、总部和空军首长机关,在近年来的空降兵部队建设上,都投入了很大物力和财力。空降兵部队在扎扎实实为未来之战做准备的过程中,也努力完善和改进自身存在的不足,做着不懈的努力。
空降兵部队是一支积极进取的部队。这种积极进取表现在一个非常突出的方面就是不等不靠,勤奋好学。我国空降兵部队这些年所使用的伞具,都是我们空降兵自己的“土”专家研制的。

(中国空降兵部队 图片来源:网络)

90年代初,中央军委、总部机关和空军都非常重视空降兵部队的建设,加速了空降兵部队发展步伐。一批新型飞机、新型伞具、新型火炮等相继加入空降兵序列,使空降兵能执行较大规模空降作战任务。
进入21世纪后,空降兵的装备更是有了突破性的跨跃。
90年代以前,空降兵的武器主要靠从陆军进行补充。陆军有什么新式武器,只要空降兵需要,就配备给空降兵。但是,某重要项目投放问题没能解决,许多东西根本投不下去,成了仓库里的摆设。因此,某重要项目投放成了制约空降兵作战卡在喉部的鱼骨,要想使空降兵作战形成规模,形成一定的战斗力,重要项目投放试验必须尽快突破。此外,非战斗减员,伞兵使用的伞具和空降方式,大飞机多路跳伞能否实施等问题,也一道道地摆在空降部队面前,这些难题都是面对未来作战所必须克服的困难。
2000年,空军组织空降兵首次进行某重要项目投放试验,获得突破性进展。但是,成建制的空投还亟待解决。
某重要项目投放技术突破的直接效果,便是改变空降作战的规模和质量。在未来的空降作战中,某重要项目垂直降落的成功,对空降兵夺取作战任务的胜利提供必要的保障。这项技术的突破不仅鼓舞了部队官员的士气,更激发了空降兵研究所空投空降研究室的同志们时不我待、为部队所需、为官兵所需搞科研的信心和决心。
从空降兵部队建立以来,这个研究室在克服重重困难的前提下,为了空降兵部队的建设,取得了许多科研成果,付出了很多的牺牲和努力。
2001年,空军再次组织某重要项目投放试验。空投空降室刘玉柱主任和他的同事们赴基地参加了试验。在这次的投放试验中,刘玉柱差点丢了性命。

(空降兵投放试验 图片来源:网络)

那天,年过半百的刘玉柱非常兴奋。这次投放一直困扰着刘玉柱的一块心病。如果这次投放成功,对空降兵来说则是如虎添翼。可是,他又深知“天兵”的翅翼有多么沉重。
进了飞机的后舱,刘玉柱再次检查了重要项目的固定装置。那架东西像一位睡梦中的“猛虎”酣睡在那儿。它的“手”“脚”分别被固定在一个着陆时的防翻架上。担负牵引它的钢索已经与固定锁扣紧紧锁牢。负责重要项目投放的是五具主伞。如果在动态下,牵引力量将是个未知数。
飞机准时开车,飞机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顿时淹没了一切。
刘玉柱和他的同仁们都沉着冷静地站在它的两侧,静静观察着牵引件和刚锁之间的反应。
飞机在跑道上滑跑,一切都还正常。后舱内,尘土飞扬,呛得人睁不开眼睛。刘玉柱眼前的那只“猛虎”依然安睡。
飞机腾出而起,朝着投放场飞去。那只“猛虎”的身体随着飞机姿态的改变,稍稍有些变化。如果,这只猛虎在它不该醒来的时候苏醒,等待刘玉柱他们的结果便是机毁人亡。
刘玉柱继续观察着“猛虎”的反应。
一切正常,飞机也抵达了投放场。随着舱内警示灯的闪亮,飞机的尾部舱门缓缓打开。
一汪碧蓝的天空展现在刘玉柱他们面前。
投放的绿灯终于点亮,这是唤醒“猛虎”的号角。刘玉柱他们屏住呼吸,观察着“猛虎”的变化。
飞机的姿态在慢慢改变着,“猛虎”的整个身体也随之改变,突然,舱内响起让人恐怖的声响。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负责牵引“猛虎”的一个伞具的主伞还没出舱,便张开了。巨大的张力将固定猛虎的防翻架挣开了,在舱内螺旋扫转着。飞速旋转的架子把飞机的舱壁都打烂了,更别说人身肉体。如果再持续下去,要不了几秒钟,飞机也会被这巨大的牵引力弄翻,等待他们的结果便可想而知了。
刘玉柱紧紧地贴着飞机的侧壁,大声呼喊同伴让他们往空地上躲。可是,飞机的后舱是非常窄小的。仅“猛虎”就占据很大位置,再加上固定架,牵引锁等杂物,根本就没有什么空间,刘玉柱他们已经是见缝插针站进舱内的。
刘玉柱心想这回该见马克思了。谁想,就在这时,“猛虎”冲出舱外,向着那片浩瀚的蓝天飞去。
飞机终于控制住状态,刘玉柱他们化险为夷。
在空投空降研究室工作这些年,刘玉柱他们经受危险可不止这一次。每一个新课题,每一个新的研究成果,每一个疑难困惑,都要他们用身体一次次去尝试,才得以克服和解决。

本章节摘自:通俗读物出版社  周建《从天而降》书籍。


发表评论